輸入內地專才計劃
雷聲大雨點小

記者□趙翹瑛 周淑蘭 鄧慧妍 編輯□陳勁光 賴美玲


        政府去年估計資訊科技及金融服務界累積的人手短缺,到二零零五年達二萬人,即每年平均短缺約三千人。
去年六月推行的「輸入內地專業人才計劃」,期望該兩個
界別各輸入二千名內地專才。可是,現在成功審批的個案只有一百三十宗,連十分一的空缺都未能填補

        「輸入內地專業人才計劃」限於資訊科技及金融服務業。在接近三百宗申請中,資訊科技界佔了約三分之二。
        中國衛星寬頻網絡有限公司人力資源及行政部經理鍾德賢表示,該公司曾經聘請懂衛星工程的人,他說﹕「在香港曾接獲一百多份申請,但只有三十人有相關經驗。而最後發覺沒有一個合適的人,便選擇輸入專才。在香港有這方面知識的人可能只有數個。」該公司將在短期內多請兩名內地專才,以配合發展。


來港補缺 非搶飯碗
        從內地來港,現於中保集團証券有限公司任高級中國分析師的陳羨明認為,內地專才來港可以填補未有香港人能勝任的空缺﹕「高科技發展方面,內地人才的專業知識及水平較高﹔而金融貿易方面,如要發展國內業務,香港專才始終不及內地人才熟悉內地市場、法律與經濟情況。」
        陳羨明認為專才來港對香港社會有貢獻﹕「他們來港工作都會交稅,又可以為公司提高生產力,對香港人並沒有想像般有威脅。」
        鍾德賢說專才和香港人的薪金其實差不多,有時甚至較高,因為要提供房屋津貼。
        計劃推出初期甚得本港公司與內地專才的注意,幾次由大企業,如電訊盈科、國衛保險與高才管理顧問公司合作舉辦的招聘會反應都甚為熱烈。然而,此計劃雖然獲得公司的高度注意,但申請數字與獲批核的數字都偏少﹔計劃只有接近三百宗申請,獲批准來港工作的專才至今只有約一百三十人,成功率不足一半。
        在近一百六十多宗未成功的申請中,有八十三宗是公司自動撤回申請的。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總幹事劉達明說,曾經有公司向他表示申請時要遞交的證明太多(見附表三),手續麻煩,寧可不申請。他說﹕「自去年九一一事件後,很多公司都不太放心投資。另一方面可能由於手續繁複,香港有很多中小企業未能在兼顧生意的同時,再花時間和人手辦理申請手續。」
        高才管理顧問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蕭乃新也認為申請手續太繁複﹕「有關方面要求申請一方證明他們於最少半年內未能聘請到本港人士出任職位,增加參加計劃的成本,又限制公司提供的薪金。很多公司由於久久未能獲批核而撤回申請,有些更轉而聘請外地人才。」
        蕭乃新又指入境處審批程序慢,一些公司遞交申請已半年,仍未獲批核,未能滿足公司聘請員工的「即時需要」。
        入境處總入境事務主任(入境簽證、輸入人才)胡鄭寶蓮否認審批程序太慢﹕「申請者遞了申請,百分之一百在四星期內有審批結果。當中有百分之九十是在兩星期內審批好,甚至兩日內做好的也有。」
        胡鄭寶蓮表示,公司申請失敗原因有數個﹕「第一,公司不了解政策,申請輸入的不是資訊科技及金融的專才﹔第二,輸入的不是行業的專業,例如只是請普通管理人才﹔第三,公司交不齊有關的資料,如學歷、專業資格等。」胡鄭寶蓮指出,申請公司若交齊所需資料,入境處一定會立刻開始審批。
        鍾德賢說﹕「第一次申請的時候,專才要五個月後才能到港,感覺很徬徨。有了此經驗後,之後的申請兩個星期便批妥。但的確手續繁複,希望可以簡化。」
        但胡鄭寶蓮形容審批過程必須謹慎﹕「專才在內地的學歷證明比較複雜,有時甚至有假文件,所以我們會小心處理,例如要去內地有關的單位查證。」

實際待遇有距離
        蕭乃新認為申請數字偏低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政府在國內的宣傳較少,而國內的資訊又不足,造成香港僱主和內地專才在很多方面的要求上欠共識。
        蕭乃新說:「國內人才多認為來港工作後薪酬會幾倍上升,例如曾經有個系統分析員來港工作時要求每月三至四萬元的人工,可是在國內這個職位人工只是五千元,而香港僱主最多可以給一萬至一萬五千元。」蕭乃新說內地專才不了解香港的勞工市場,令計劃難以順利推行。
        胡鄭寶蓮回應﹕「計劃推行至今,我們不斷與商會及大企業合作,舉辦了十六次的講座及同類宣傳活動。去年十一月我們與中華廠商聯合會網頁連結。此外,我們也有在各大報章雜誌為市民解釋疑團。」
        入境處自去年五月與勞工處的網站連結,提供一個渠道讓內地專才獲得職位空缺的資訊。「現在網站上有六個僱主登記,二十九個職位空缺也刊登在網頁上。」網站的瀏覽人次是一萬七千二百七十一人。
        縱然政府表示計劃的宣傳已足夠,但劉達明說﹕「在宣傳計劃方面,我們比入境處更緊張,我們主動做很多宣傳,如舉辦講座,還邀請入境處的人來講解。」

內地專才熱中不再
        除了本港公司申請數字偏低外,內地專才對此計劃的反應也漸趨冷淡。蕭乃新認為內地專才注意到申請需時太久,而要求提交的文件也甚多,令專才覺得香港根本沒有誠意聘請他們來港工作。
        另外他們也要顧慮內地和香港生活指數的差距,以及家人的團聚問題﹕「例如一個專才在國內月薪七千至一萬元,生活已相當好﹔可是他們來港後人工雖然可能有萬多元或以上,但實際上生活質素可能比以往在內地差﹔而且現時已來港的內地專才,其家人不可隨行來港居住,專才要面對與家人兩地相隔的問題,自然在申請之前多加考慮。」
        胡鄭寶蓮回應﹕「我們不停檢討獲來港工作和定居人士的家屬入境政策,但暫時未能容許他們的家人來港。」
        劉達明認為「輸入內地專才計劃」並非長遠﹕「長遠來說,應該在香港培訓這些人才。」他並希望此計劃能放寬到所有行業,不要只限資訊科技及金融行業。

挖角成大勢 檢討需審慎
        陳羨明也表示,內地專才除了來港工作,也能擔任「訓練」的工作﹕「內地專業人士較多,請他們來港教導香港人才較為有用。」
        日本高科技公司因國內鬧人才荒而爭相招聘中國人才,其中很多是軟件人才。全球現正鬧資訊科技人才荒,軟件業起步中的中國,是多國的挖角對象。
        香港有文化溝通上的優勢,政府在今年六月檢討「輸入內地專業人才計劃」時,需慎重考慮如何推行輸入人才計劃,滿足香港的發展需要。

申請數字

申請輸入內地專才未能成功況

「輸入內地專才計劃」申請人所需文件

專才合約欠保障?

 


蕭乃新說很多公司因為遲遲未能成功申請而轉移聘請外地人。

 


陳羨明以過來人身分說,內地專才能教導香港人,助香港培訓更多人才。

 


在熊貓Recruit 與南方人才市場合辦的赴港專才招聘會上,香港一些公司設即場面試,考驗當地專才。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總幹事劉達明希望輸入專才計劃不要只局限於資訊科技及金融業。

 


資訊科技及金融界都有輸入專才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