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收生重課外活動
學生被迫成十項全能

 

記者□劉顯輝 李婉華 編輯□陳旭逸

   自二零零二至零三學年,中學學位分配程序中之自行收生名額由百分之十增加至百分之二十。由於中學不得設筆試篩選學生,面試遂成為主要考核方法。家長除了催谷子女考試名列前茅,又要求他們參與五花八門的課外活動,務求於面試時獲得心儀學校取錄。新制度之下,小學生既要學業成績優異,又要擁有十八般武藝。

   然而,成為十項全能的代價不輕。有學生為應付繁重的課外活動,每天只睡五小時,她渴望可以睡廿四小時﹔有學生不堪壓力,常常發噩夢,夢見自己從高處墮下。

  十二歲的雯雯今年在沙田某小學就讀小六。她希望升讀沙田循道衛理中學,因為她表姐在那裡讀書,可以方便照應,而且母親覺得那裡的校風好。為了增加女兒入讀心儀中學的機會,許太聽從學校老師及親友的鼓勵,讓雯雯多參加課外活動。

時間表緊密 夢想睡足一天

   雯雯的日常生活時間表異常緊密,使她身心疲累。她家住荃灣,每天早上要五時半起床,然後花一小時前往學校。她參加了學校的奧林匹克數學訓練、英文輔導班和中文輔導班,也是校園清潔大使和風紀。每天放學回到家後大約下午三時,雯雯要補習兩小時,然後花個半小時參加課外活動,包括鋼琴、游泳、籃球、珠算、素描、古箏和創意技巧訓練班等,一星期七天,天天不同。

   待完成補習和興趣班後,雯雯在晚上十時才開始做功課。課業繁重,她往往要做到十二時﹔有測驗時她更要到凌晨一、二時才能睡覺,平均每天只睡五至六小時。雯雯坦言,上課時曾打瞌睡。她的夢想並非當太空人、醫生或是律師,而是﹕「希望有一天可以睡二十四小時﹗」

覺得沒有自由﹗

   雯雯討厭大部分正參加的課外活動﹕「實在有太多東西要學了,我真的很疲倦。我對現在學的東西非但沒有興趣,對於補習、珠算、鋼琴和古箏這些活動更是討厭得很。」但許太就認為有沒有興趣不是問題﹕「興趣是要培養的,嘗試學習後,自然會產生興趣。」

   密麻麻的課外活動,令雯雯根本沒有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她對於畫漫畫有濃厚興趣,希望報讀漫畫技巧班,但因與珠算班的時間相撞,許太認為珠算能訓練思維,便不容許她參加漫畫技巧班。她甚至曾經裝病不去興趣班,又和媽媽爭吵,哭了很久,晚飯也不肯吃,後來媽媽買了一套漫畫給她,才能平伏她的情緒。

   雯雯無奈地說﹕「我覺得自己沒有自由﹗我很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我想當漫畫家,媽媽卻要我學珠算。」她的考試成績雖然是全班十名以內,但她並不快樂。為了應付繁重的課外活動和補習,雯雯只有很少時間和朋友玩,她覺得自己沒有要好的朋友,有時會感到失落。

月花六千元 為增入校機會

   為自己的女兒報讀眾多興趣班和補習班,許太每月花近六千元,她是希望能藉此增加雯雯入讀心儀中學的機會﹕「自行收生名額擴大了,課外活動變得更加重要。學校老師和親朋好友都勸雯雯參加多些課外活動。當其他小朋友都積極參加很多課外活動時,要是自己的女兒不肯去學,豈非很輸蝕﹖」

   許太說,雯雯的班主任也鼓勵雯雯參加多一些課外活動。她表示因為中學自行收生的名額擴大了,學校不再單看學業成績,在面試時還會問學生一些學業以外的事情,如學生參加多些課外活動,可在面試時給考官良好的印象,增加入讀該校的機會。

太多課外活動成反效果

   課外活動雖然可改善小朋友與人相處和應對的能力,有助前途的發展,但欲速則不達。前教育署副署長、現任聖公會曾肇添中學校長湯啟康認為,像雯雯的例子,家長強迫子女參加過多的課外活動,只會令小朋友討厭課外活動或討厭讀書,產生反效果。若學生只是為升中面試而參加課外活動,更偏離了教學原來的理念,對學生根本沒有幫助。

過度受壓 換來夜夜噩夢

   另一名小六學生吳恩傑希望在明年入讀區內名校聖公會曾肇添中學,雖然年紀小小,但學校老師和親友都提醒他,使他明白到要入讀心儀的中學,除了學業成績好,還要參加多些課外活動。

   恩傑在學校的成績名列前茅,中文和英文是全班第二,考試名次平均在全班五名之內。恩傑既要兼顧學業成績,又要應付一大堆課外活動。

   除了在校內參加每星期一次的羽毛球和足球班外,恩傑每天兩時半放學,大約三時半回家後,便要立即上各類興趣班,包括鋼琴、體操、小提琴、結他和古箏,每天大約要花一小時在興趣班上。一星期裡還有三天要補習,每次補習兩小時。完成補習和興趣班回家後已是傍晚五六時。晚上八時吃過晚飯後,恩傑便要應付學校繁重的功課,每晚到十二時左右方能睡覺。

被迫學體操感羞恥

   在眾多課外活動中,恩傑只是對羽毛球、足球和小提琴感興趣,其他的課外活動都是為了順從父母而去學的。他尤其感到結他和古箏難學,往往難以跟上老師的教學進度。恩傑特別討厭學體操,因為他覺得男孩子學體操是一件羞恥的事,更曾被同學取笑。但恩傑的父親卻不准兒子放棄學習﹕「要學一些特別的東西,才能凸顯自己,不能學一些每個小朋友都會學的東西,這樣對升中的幫助不大。如今每個家長都知課外活動的重要,單靠學得多並不足夠,還要特別一點才行。」恩傑的父親續說,自行收生的名額擴大了,可說是給了學生和中學較多的自主權,不用太依賴中央統一派位。

   但這樣卻令學生承受更大的壓力,他說﹕「他們只有十一、二歲,在面試時卻要接受三至四位考官同時質問。作為父母,我也會覺得很心痛。」而恩傑的母親看到每天都疲憊不堪的兒子,雖然心痛,卻明白丈夫對兒子的嚴格也是為了恩傑的前途著想。

   儘管要兼顧多項課外活動以及大量的功課,恩傑仍能於學校考試中名列前茅。但出眾的學業成績對恩傑來說不一定值得高興,反而成為他的壓力。恩傑在五年級下學期拿了全班第一名,他不但不感到開心,更為此而哭了起來。原來恩傑害怕往後會退步而受責罵﹕「我怕下次拿不到第一名,父親會罵我﹗」但恩傑的父親吳先生卻認為這是好的反應﹕「恩傑這樣即表示對自己有期望,著緊自己的學業。」

   為了增加兒子練習英語的機會,希望在面試時能有更佳的表現,自小六開始,恩傑的父親便常常在家中和兒子說英語。恩傑卻為此原因,少了和爸爸說話,甚至不敢和爸爸說話。吳恩傑的父親則覺得這是為了兒子好﹕「這只是適應的問題,他遲些便會習慣。」

課外活動著重深度

   傳統名校拔萃男書院校長張灼祥認為,現今的家長錯以為讓子女學多些東西會增加入讀心儀中學的機會。但他指出,若學生學得太多東西,知識會變得支離破碎。而且課外活動除講求廣泛外,也著重深度,所以興趣應從小培養,若學生為面試而在短時間內參加多項課外活動,根本沒有意義。他又說,家長不應太過壓迫子女,對子女有要求是無可厚非的,但要量力而為,以子女的興趣和能力為大前提。

夢中從高處墮下

   面對繁重的功課和課外活動,恩傑常常會發噩夢,夢見自己從高處墮下,於睡夢中驚醒。

   恩傑的父親也知道這個情況,他表示會嘗試開解兒子,令他不會那麼緊張﹕「我會和兒子一同踢足球,希望可以減低他的壓力。」但恩傑的父親堅持,這一年對於兒子的將來是一個關鍵時刻,絕不能鬆懈。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心理學系教授梁湘明分析,小朋友時常發噩夢顯示小朋友承擔著太多東西,而壓力太大會令小朋友在成長上出現倒退的現象,他提醒家長要留意這個情況。

   他也表示適量的課外活動能幫助孩子建立自信心,但當小朋友參加太多課外活動、做事達不到父母目標,會令小朋友產生挫敗感,造成心理障礙,某程度會負面地影響到小朋友的將來。
恩傑說﹕「我現在只希望能有多點時間和讀小二的弟弟玩遊戲機,調和一下每天枯燥乏味的學習生活。」

無心插柳柳成蔭

   課外活動對小朋友造成重重壓力,但剛剛於今年升讀中一的袁啟俊卻表示,參加這麼多的課外活動,純粹是為了興趣。而啟俊的母親袁太表示,啟俊於課外活動的卓越表現是獲聖保羅書院取錄的關鍵。

   啟俊原先被分派往位於九龍的一所中學就讀中一,但啟俊與家人並不滿意該次派位,於是四出訪尋另一間中學,最終啟俊獲聖保羅書院取錄。啟俊於小學時曾參加過不少課外活動,如童軍、合唱團、跆拳道、鋼琴、朗誦、溜冰等等,多項課外活動中又以溜冰最為出色。他曾到曼谷參與比賽,並奪得冠軍。他覺得課外活動能加強他的自信心,而他也能在學業和課外活動間取得平衡,因此他不會感到太大壓力。

   袁太也表示,要求啟俊參與課外活動的原意並非只為升中派位﹕「我初時不知道課外活動會對升中有用處,只希望他能夠從課外活動中煉出毅力,去面對挑戰,而且能夠培養良好的嗜好。」

   雖然課外活動是啟俊入讀聖保羅書院的關鍵,但袁太仍然覺得學業比課外活動重要得多﹔假如成績太差,縱然有出色的課外活動表現仍然不能獲得取錄﹕「雖然中學派位的機制改變了,但最終還是以成績、考試、讀書為重。教統局希望學習外國的教育模式,但卻只是『半桶水』,學生既要保持有一定的學業成績,又要求學生參與多些課外活動,於多方面發展其能力,只會令學生感到更辛苦,變得『兩頭唔到岸』。」

 

 

 

部分中學自行收生的考慮準則與比重

新的中一派位機制

擴大自行收生減少錯配

 

 

湯啟康認為參加過多課外活動,會令小朋友討厭課外活動或討厭讀書,產生反效果。
(李婉華攝)

 

 

為了讓子女能順利入讀心儀的學校,家長四出打探學校的自行收生標準。
(劉顯輝攝)

 

 

張灼祥表示小朋友參與課外活動,要量力而為。(李婉華攝)

 

梁湘明表示如小朋友承受太大壓力,會令他們在成長上出現倒退的跡象。
(劉顯輝攝)

 

啟俊(圖左)在曼谷舉行的溜冰比賽中勇奪冠軍。 (相片由袁啟俊提供)

 

啟俊在溜冰場上的英姿
(相片由袁啟俊提供)

 

 

拔萃男書院的課外活動成績彪炳。
(劉顯輝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