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內的性別歧視

記者•林瑞芳、許淑美
編輯•謝傲霜

時代不斷進步,在講求平等和開放的現代社會裡,男性與女性的社會
地位似乎已大致相若。但實際上,時至今日女性在就業上遇到歧視的
情況,還屢見不鮮。即使在主張博愛、平等的教會機構裡,性別歧視
的情況依然存在。


「女性按牧」一大禁忌

在今天的香港華人教會裡,儘管女信徒較男信徒多﹙比例約為六比四﹚,
但女男封職的比例卻相距甚遠。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提供的資料顯示,
香港直至去年共按立了三十五位華人女牧師,佔整體香港牧師人數約
百分六。能晉升為堂區主任的女性更只得數人,這些女牧師大都來自
小部分比較開放的大宗派,因為在大部分的教會裡,「女性按牧」還
是一個禁忌,天主教甚至對此作出明確否定。教宗在九四年曾發表宗
座函件,表示司鐸﹙即基督教的牧師﹚一職只保留給男性是不變的,
任何人也不可改變。

基督徒處從屬地位

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總幹事胡露茜表示﹕「教會並不鼓勵女性參與領
導工作,有些甚至拒絕女教徒上台講道、讀經或主持聚會,女基督徒
多處於從屬地位。」

胡露茜續稱﹕「教會中人普遍對女同工都有潛意識的歧視。如認為女
性婚後有丈夫照顧,因此女傳教士的薪酬偏低,而子女教育、房屋津
貼等福利也有差距。另外女同工的晉升機會較少。教會選拔主任牧師
時,男傳道人的機會往往較大,這是基於傳統觀念認為女性的能力不
及男性,而且婚後可能重家庭輕事業。這種隱藏的歧視,令很多女傳
教士受壓制。」

放棄高位是自由選擇

禮賢會長老麥慧文認為這並非歧視女教徒,只能說是不平等,但這種
不平等是相對的,目前,社會對待女性的態度比古代社會已有改進。
他認為﹕「不單是教會,整個社會中女性任高薪職位的比率都較男性
低。這並非不平等,只是個人的自由選擇,很多女性都會為了照顧家
庭,放棄爭取高職位。」

一位姓李的天主教徒認為,由男性任司鐸,出任高位,由神父主持彌
撒和各項聖事是天主教的歷史和傳統,並不存在歧視女性的因素。根
據《聖經》,男性和女性有不同職務的。現在修女擔當的職務也有其
重要性,不是與神父做同一事情才叫平等。

無上權威的《聖經》包袱

麥慧文對盲目爭取男女平等反感多於同情。但他同意如果女性與男性
有相同的工作能力,她們應該得到相同待遇。而且在某些職位上,女
性的表現往往比男性優秀。他說﹕「男女教徒在教會中起著不同功用。
若《聖經》上沒有性別規範,我認為女教友絕對可以擔當牧師或長老。」

麥慧文稱禮賢會並不接受女教徒當牧師或長老,是基於《聖經》上有
明確訓示,因此他們也嚴加遵守。胡露茜對此並不認同。她指出﹕
「《聖經》由六十多卷書組成,每卷有不同的時代背景。某一章節的
言論不等於其他章節都認同,最重要的是如何理解每一卷書的意思。
傳統的字面解經方法不理會當時的文化背景,也不去了解該書寫給甚
麼人看,以及這句話是否最後真理﹙Final Truth﹚。認為《聖經》是
無上權威的真理,任何人都不能改變,正是許多教會的包袱。」

教徒眼中的顛覆分子

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所出版的刊物《釋》,意思就是以一種全新的婦
女釋經方法,去批判《聖經》的傳統文化問題。由於這種方法並不是
所有人認同,故此胡露茜也承認,在其他教徒眼中,他們這些人是一
群反叛的、顛覆的分子。胡露茜更自嘲為「不聽話的女人」。

在教會父權結構的建制下,要從教會改變男女地位不平等的情況甚
為困難。因此他們必須在教會以外建立一個獨立的空間,然後才能以
批判的眼光看教會,從外面去影響和改變現存的制度。

胡露茜表示他們最終追求的並不是把父權結構改為母權。她說﹕「在
目前教會金字塔式權力架構下,並非所有教徒享有平等地位,這本身
已是一種罪。因此我們提倡圓桌教會﹙Round﹣table Church﹚,所有
人都是教會的中心,所有人的參與及地位都是平等,沒有上下之分。」

懷孕不能主持聖禮

吳碧珊女牧師隸屬中華基督教會,一位孩子的母親。她說﹕「雖然教
會中沒有明文規定男女同工的職權,但教友在潛意識中總認為女牧師
較適合擔當從屬的角色,因為女性不及男性理智及有頭腦,工作能力
較低﹔而男牧師則適合擔當決策的工作。他們也會認定照顧婦女、兒
童等工作較適合女同工,因為她們較為感性。教友心目中對男女角色
的定位很難改變。」

她升任女牧師時,也曾受到不少教友反對。她認為就算教會容許按立
女牧師,並不代表教友真正接受,女牧師經常受到挑戰。在她按立初
期,有教友以她懷孕為理由反對她主持聖禮。甚至有教友拍案大罵,
質疑她的工作能力。此外,又衍生出女牧師應否化妝的討論。

以男牧師行事作標準

教友也經常把她與男牧師比較,但卻以男牧師的行事方式作為評定的
標準。在按立初期,吳牧師曾掙扎於應否跟從男牧師那一套做法,漸
漸她發覺這是不必要的。她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恩賜,一個女牧
師帶領群眾的方法有別於男牧師並非不稱職。教友硬把男牧師的框框
套於女牧師身上,似乎並不適合。而且教友要求女牧師好像男牧師一
樣二十四小時隨傳隨到、開通宵會議等,這做法本身並不健康,並非
在於男或女牧師的問題。」

吳碧珊又說﹕「為女同工爭取平等地位的路途是相當漫長而崎嶇的,
女同工必須自我肯定所走的方向。而教會中的姊妹也應抱開放態度,
不要以傳統女性的觀念把女同工定型,同時也不可看輕自己的能力。」